第六百五十二章 重在参与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就是偷懒不参加集体会议的弊端……跟大部队脱节了,说啥都不知道……灸日莫名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专心看起了玉简内密密麻麻却也按着实力和远近亲疏罗列出的一份名单。

灸日看着看着,心中暗暗赞叹,自己的舅舅们不愧是掌管百万雄师数十年的大将,单凭这份名单就不是一般世家家主能划分的清的,换成他恐怕也要弄上许久才能比之七八,这都能直接点名召将出征了。

灸日上下扫了一眼,瞬间被一个名字吸引了注意力,“佣兵工会,巫山?会长他醒了?”这个名字,恍若隔世啊……

“可是佣兵工会的前会长巫山?”夏剑问道。

灸日听此一愣,“前会长?会长何时卸任了?”

灸日这话一出,在坐大半的人看向灸日的眼神都极为怪异,就像看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一样。

秦傲雷左右瞧了瞧,往前走了一步,拱手道,“殿下不知吗?巫山会长一醒来便交代,将会长一职传与白夜佣兵团团长,这件事在佣兵工会早已是尽人皆知。”

“所以……”灸日一挑眉,“就我不知道?”

“好吧。”巫山因何会将会长之职传给自己,灸日略一回想也便猜了个大概,可是这好像又被战天算计了一把的感觉,真的是……难受……

“帕斯城?崔成遥?这又是谁?”灸日又是一声嚎,帕斯城他知道,可他知道的那个成遥不姓崔啊……

随父前来的白天寻轻叹一声,道,“殿下,是成遥。”

弃了家族的姓氏,也或是为了报恩吧,想到那日夜成遥忽然要以崔成遥之名请战,自己又何尝不是如灸日这般惊讶。

“额……多谢……”灸日尴尬的笑了笑,默默把玉简还给了暗一。再看下去,好好的战前议会就变成他的答疑大会了。

熟知灸日性格的几位家主皆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灸日这性格是随了谁。明明身在其中,还偏要找各种理由不参加要会要议,最后弄得一问三不知。

暗夜幽暝接了玉简,象征性的看了两眼,道了句,“很好。”

灸日赞同的点点头,能让他哥说很好,那绝对是不能再好了。

“这份名单我叫人再誊抄一份,纳兰家,夏家,还有灸日,各留一份。这一份我留着。纳兰家以北狼军团为首,掌北方世族。寒家和秦家共掌东方,至于西方……”暗夜幽暝顿了顿,看了灸日一眼,“除西虎军团外,由夏家执掌。”

“西方?”灸日诧异的看向白天寻。按暗夜幽暝的思路,各人管各家的,不过因为北方有北狼和夏家两脉,且实力均衡不分上下,分出夏家来掌其他地界也无可厚非,可执掌的地界偏不是无领头人可出的南方,而是有白家又有西虎的西方?这是何道理?白家竟也同意了?

“殿下,祖父年事已高,父亲也并不擅行军之术,这是几位长辈此前已商议好的。”被灸日盯住的白天寻道。

“哦……”灸日讪讪的笑了笑。这明摆着是所有人都知道,暗夜幽暝特地说一遍给他听的。不过,这寥寥数月,白天寻竟也有了一家之主的沉稳气质,看来,白家就要交到他手上了。

“魔法师工会自请即日起驻守北关防线,以防兽人入关。”寒天起身道。

灸日又是一愣,但这回却是不敢问了。自己丢人不怕,丢了老哥的人就不好了。

纳兰倾君像看出了灸日的疑惑,低声在灸日耳边解释道,“岩圣者陨落后,是寒天圣者接掌了魔法师工会会长一职。”

“多谢舅舅。”灸日心虚的笑笑,他现在是格外的后悔早上没把面具带出来。正笑着,灸日的目光不经意瞥到最末位。武单?代表武家来的人居然是武单而不是岳凌辰?

这都什么事啊……灸日心下苦笑。这皇宫,真没有迷雾森林住着舒服。人也没有在迷雾森林时自在,好歹今日大部分人都在出山大会上出现过,那时候可没这么拘束。灸日不自在却也强板着坐着一半椅子,挺直了腰不让身体往后靠。

“陛下,我族中侍魂紫卫也已历练归来,只待陛下一声令下!”坐在寒思颖身后的寒煜在得到寒思颖的示意后起身道。

寒家紫卫在帕斯城遭遇反叛时灸日便见识了,着实不凡,可这侍魂紫卫他还是第二次听到。从战天口中听到是一回事,可从寒煜嘴里听说就又是一回事了。难怪这半年在天岚城都甚少能见到寒煜,原来是带着紫卫历练去了。

待灸日收回视线时不经意往寒煜旁边移了些,心里立时大叫了一声,挖槽!

寒煜身边坐着的是谁?

洛晨?

那曲奇老饼干都和寒思颖隔了好几个人坐着还生怕不够远,这洛晨是怎么坐到寒煜身边去的?

而且,看寒煜的样子也不像是不高兴……

寒煜另一边是随夏璟昊坐着的夏晨枫和夏晨睿兄弟俩,夏晨枫还好,一如往常温润如玉,在看夏晨睿,翩翩公子的脸都阴得出水来了!

看样子,有故事啊~

暗夜幽暝又说了什么灸日没注意,不一会,就被纳兰倾君捅了捅侧腰,“舅舅?”

“你父亲叫你。”纳兰倾君无奈却又宠溺的看着灸日道。

灸日赶忙回头,道,“父亲!何事?”

暗夜幽暝似早料到灸日没将自己的话听进去,顿了片刻,却是纳兰倾君对灸日解释道,“近日有几处罕见人迹的山林峡谷出现了普通人被魔气侵袭成为魔尸袭人之事,穆姑娘化解魔气时发现那些魔尸与曾出现在北狼的如出一辙。”

“出现的地点大都在何处?”灸日大致想了想,问道。

“东南西北皆有,我们来时都派了各家人清扫自家地界的魔尸,祖父也请了光系法师前来相助,但魔气如此大量涌入人界,想必……”寒煜说话时右手始终放在腰间,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厌恶还是其他,总归是冲着魔尸去的。

“想必,禁魔山的结界撑不了多久了。”灸日叹了一口气,脑中忽然闪过战天的一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