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恩情如山义似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短短的一句话,信息量大到爆炸!

所有人都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李乘风,神色震惊,目光复杂!

只有大师姐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乘风,似乎对这一点并不感觉到奇怪。

李乘风一愣之后,他下意识的说道:“国师……见过我?”

谢天元立刻怒喝道:“放肆!”

与国师说话,竟然敢自称“我”?

李乘风心中一紧,刚要说话,常远便不以为意的对谢天元摆了摆手,然后对李乘风招了招手,道:“你随我来。”说罢,他对谢天元道:“带客人们四处走走,不要为难他们。”

灵山派其他弟子尽皆松了一口气,颇为感激的看着常远,眼神中充满了景仰,如果不是他们已经是灵山派弟子,此刻只怕已经被常远所折服,投入到乾坤神教的门下了。

谢天元心中万般不情愿,可他在常远面前却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得强咽下这口气,忿忿的扫视了灵山派其他弟子一眼,冷冷的说道:“诸位,请随老夫来!”

赵小宝和韩天行担忧的看着李乘风,李乘风却朝他们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示意让他们跟着去。

赵小宝和韩天行见状也稍微放下心来,跟了上去。

李乘风很清楚,在这里,如果国师常远对他们有任何不利的企图,他们丝毫没有胜算,就算把他们全部干掉,灵山派掌门马千里也绝对不会因为他们跟常远翻脸。

而且,常远是什么人?要对付他李乘风,需要这样费劲么?

常远双手拢在袖子里面,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微微朝着李乘风笑着,说道:“来,陪我这个老头子走一走。”

李乘风恭恭敬敬的来到常远旁边,落后了半步,跟着他往乾坤神教的双塔方向走去。

一路上常远缓缓的走着,李乘风刻意观察着眼前的这个老人,他的举手投足看不出有任何的强处,他真的就像是家中的普通长辈,街上看到的随和老人,脚下既不沉重如山,也不轻飘如云。

李乘风也见过马千里,跟马千里相处的时候,李乘风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强大的能量,这股能量有被马千里刻意的收敛,但李乘风依旧能够察觉到,它们被马千里凝聚在内丹之中,压缩成为一个极小的小球,那便是他最为精华的内丹。

这一点点的内丹如果爆炸开来,产生的能量能够瞬间将整个问天山夷为平地。

但在常远的身上,李乘风丝毫察觉不出任何的法力与真元,他看起来普通得不能更普通,就像一间可以随意进出的屋子,家徒四壁,一目了然,什么也没有,可却又包有万物。

因为他是常远!

没有人敢真的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老头子。

两人走到双塔之下,入口处是长长的高台式台阶,台阶处的黄衣护法尽皆匍匐跪下,仿佛秋风下的麦田。

但常远并没有如李乘风猜想的那样带他进入双塔之中,而是带着他绕过了双塔,来到双塔后方的一处山林之中。

神京无比巨大,同样也是有山有水的,这一处山并不算高,比起造化钟神秀,号称第一山的灵山来,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土包。

李乘风随着常远走入山林之中,很快四周光线便暗淡了下来,似乎这片看起来并不茂盛的山林已经阻隔了外围所有的光线,他们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片丛林之中长着各种奇花异草,李乘风根本叫不上名字,树木看起来有些奇怪之极,有些树木看起来仿佛一个巨大的蘑菇,树叶似乎只有一片,而就是这一片树叶长得极大,如同菌冠,呈伞形的垂直落下,将整棵树的树干都包裹其中。

还有的树木长得极高,树干又直又粗,整棵树看起来像一根标枪,只有在最顶部有一片平整的树叶,看起来像一个“丁”字。

甚至还有的树木更像是动物,它们在蠕动,在呼吸,树干上散发着五彩的斑斓,树叶上的树纹随着树干树枝每一次的呼吸都会逐渐亮起来,发出阵阵的淡青色。

李乘风看得目瞪口呆,这样如梦似幻的森林居然就在神京之中!

这些奇花异草,神奇树木看得李乘风如痴如醉,可常远似乎并没有让他仔细观赏的意思,他忽然停下脚步,开口说道:“李乘风,你有想过一个问题么?”

李乘风猛然惊醒,他也停下来,恭敬的问道:“不知常教主所问何事?”

常远似笑非笑的说道:“你难道没有想过,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么?”

这一句话……看似平常,实则信息量极大,而且杀机四伏。

是啊,自己是转世金仙,这么多大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不杀他?

而且……这句话的潜台词似乎好像是想说:你能活到现在是有原因的!

李乘风神色拘谨,他沉声道:“不知教主所指为何?”

常远见李乘风不接自己的话,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他不以为意继续向前走去,李乘风也不追问,亦步亦趋的跟着。

两人渐行渐远,走到密林深处,在密林的尽头有一片小湖,不算大,一眼便能看到头,但湖水碧绿,宛如一块巨大无比的绿宝石,在湖边有一座小木屋,木屋中住的人似乎感觉到有人来了,在李乘风和常远他们还没到的时候,便打开门出来。

屋里面走出来一个绝色女子,一身白色貂皮大氅,眉目如画,李乘风一看便愣在当场。

因为这个人他认得!

正是他们洗月李家在成安城祭祀时,在见风岭被猛鹳袭击之前遇到的武圣张载峻和他身边的那个女子。

当初他们想去灵山,李乘风还给他们指过路。

也就是这指路之情,让他们最终返身回来救下了李乘风一家。

李乘风有些激动,因为他果然看到屋内又出来一个男子,披着棕色的大氅斗篷,头发凌乱,脸颊消瘦微微有些凹陷,眼睛狭长而锐利,面色枯黄如蜡,满脸病容,他个头高大,但微微佝偻着驮着背,时不时的还咳嗽着。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人间武圣张载峻!

李乘风激动的立刻跪了下去,重重叩首:“恩人在上,李乘风感谢恩人救命大恩!”

张载峻看到李乘风为之一愣,他随后微微笑了起来,但在一旁的常远却淡淡的笑着说道:“李乘风,你是该谢谢他的救命之恩,因为,他可不止一次救过你们洗月李家的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