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妥协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

孙不鸣浑身一紧,医国圣手,丹道大师的心性,才让他没有失态,勉强维持平静看着拍卖台。

实在内心早已掀起了滔天波澜,面上笑容都有一丝不自然,甚至引起了某些有心人的注意,频频投来狐疑目光打量。

只是这位老先生德高望重,却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打探,除了某个早已将尊老爱幼丢到爪哇国的无良青年!

“你怎么可能知道渡厄丹气息造假了?”

孙不鸣问完便后悔了,这不等于不打自招吗?

可又不得不问,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按照吴明的年龄阅历,纵然聪明绝顶,可也不该有这等手段,勘破时间长短啊!

这又不是房子里的灰尘,可也凭借积聚的灰尘多寡,判断多长时间无人居住。

除非……

“返璞归真!”

孙不鸣脑补,可仍旧觉得难以置信。

纵观古今,能以半圣修为,掌握返璞归真之能者,不是绝无仅有,而是根本没有。

不是当年的强者不够强,而是修炼体系远不如现在完善。

时至今古,武道修炼体系不仅更加完善,更有针对性的发展出无数分支,但万道殊途同归,最终都是以掌握更强的天地伟力为目标。

亦或者说,修炼至更加契合,更容易借助天地伟力,强化己身。

化繁为简实则已经是非圣境的极限,甚至于,即便当今之世现存的圣境强者,也有不少武道境界也只是化繁为简。

这一类存在,在圣境强者中,还有一个别称——伪圣!

如大雪山之主雪千重,这位就不仅是武道境界在化繁为简,就连自身修为,也是取巧而来,算是圣境强者中最弱的一类存在。

而唯有武道境界达到返璞归真者,才能称得上圣境大能者!

何为大能?

能人所不能的大威能!

就如这渡厄丹,寻常人看来,确实就是真的渡厄丹,哪怕是经验丰富的鉴宝师,判断结果也是如此。

可若在圣境大能眼中,这颗渡厄丹的气息盛烈如火,盎然如波涛,虽是真丹,可却并非古物!

若是古物的话,其气息必然内敛,朴实无华,虽有外相显露,但却气机却不会敛而如即将喷发的火山,而是如春风拂柳,润物无声。

这颗渡厄丹表象确实如真的古物,可内在却是截然相反,必然有人以逆天手法,在不伤及此丹药性的同时,改换了其气机。

如此手段,非圣者大能不能为,正是返璞归真,解假存真的基本手段!

若非孙不鸣乃是丹道大师,对于丹药极为熟悉,也看不出端倪,而吴明是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不排除特殊手法的可能,但孙不鸣还是觉得,吴明极可能达到了返璞归真之境!

否则,无法解释此前吴明那看似寻常的一抓,因为以他的强大感知,没有从中感受到任何力量波动的迹象!

能做到这一点,不是什么秘术就可以的,能瞒过他,未必能瞒过满场半圣强者。

孙不鸣虽然自信,却不自负,绝不会认为,凭借一手不凡的炼丹之术,就能凌驾于所有强者之上。

那就唯有一种解释——返璞归真,润物无声,虚幻自明,解假存真!

吴明没有追问,神色不变的默默等待,他知道言明此丹有问题,会暴露不少东西,可那又如何?

返璞归真之境,严格上来说,他确实没有达到,仅仅是触及了皮毛而已,甚至皮毛都算不上,只是找到了突破这一境的门路而已。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惊人了!

力量之极为源,世间大道万千,本源无数,想要成圣,便要参研其中一种本源,以自身演化其道!

想要承载这等力量,唯有圣境之躯,这并非仅仅是身体,而是精气神全面突破蜕变。

返璞归真,便是达成这种蜕变的先决条件之一!

即便是他,也无法打破这种界限,所以另辟蹊径,打破桎梏,超脱自身极限,无敌之路必须要走,无论其中有多么艰险。

现在,吴明依旧没有打破这道坚固无比的生命壁垒,却能够依稀看到,壁垒之后的世界。

虽然模糊,却有了方向!

再辅以心魔秘术,自身超绝天赋,佛门因果之道,足以用渡厄丹一缕丹气,甄别真伪!

丹药是真的,可气机却作假,而且是新炼!

放眼神州,当今之世,能够炼制圣丹者,几乎屈指可数,甚至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但在大唐之内,有条件,有动机,愿意配合东方家行事的,除了药王谷,吴明想不出其它所在。

至于那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老神仙,万家生佛,吴明并未怀疑。

以这位的名声,绝不会做这种事。

医者父母心,哪怕是以丹药算计人,也是对他的侮辱,外人也不敢跟他提这种要求。

人族四绝,丹剑师道。

老神仙孙兆华排名第一,便是其医德备受推崇,活人无数,世所公认的当世第一。

剑便是李青歌,人族最强者,虽不受妖蛮承认,却无人敢轻撄其锋,可又不得不承认,其剑道无双!

师者,授业解惑!

稷下学宫的老祭酒都不够资格,唯有石鼓书院,桃李满天下,谁人不尊称一声先生的范师!

道者,便是窥探天机,窃道无算,布局无双的 天宫院之主,至元道君——袁天罡。

四绝首推老神仙,便是人人认可其医德,丹医之道无双,纵然袁天罡受人忌惮的程度,还在剑仙李青歌之上,可也正因此,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有多重要。

老神仙是不屑做这种事情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便是药王谷之人,私自动用了渡厄丹!

“你想要什么?”

孙不鸣沉默良久,想了很多,也不知道吴明同样想了很多,却不妨碍他从吴明的态度中,判断出些许端倪。

这如彗星般崛起,短短十年内,搅动神州风云的年轻天骄,知道了渡厄丹的来历!

“渡厄丹!”

吴明一字一顿道。

“若没有呢?”

孙不鸣反问。

“杀人夺丹!”

吴明说的轻松,一字一顿道,“入谷求丹!”

一夺一求,虽是两个截然的选择,可落在孙不鸣耳中,却是一样的杀机寒冽,冻彻骨髓!

杀的自然是此番拍卖会上,拍得渡厄丹的秦家之人。

虽然与秦家没有仇怨,但早年,秦?这位秦家绝顶天骄,却是不止一次妨碍过他的行动。

入谷求丹,自然是去药王谷。

届时,无论是求而不得,还是以特殊手法求丹,就看吴明心情了!

吴明去西域金刚寺求完善明王不动尊之法,将金刚寺掀了个底朝天,传承断绝,千古底蕴成了养料。

比之金刚寺强不到哪儿去,九成都是炼丹师,纵然有一大堆人情的药王谷,又能好到哪儿去?

更遑论,新仇旧恨,吴明怎么做都不为过。

从始至终,吴明都没得罪过药王谷,当年也是药王谷之人,觊觎吴明的道豆,后来又是图谋毒蛟皇内丹。

仇怨就如滚雪球,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吴明从来没主动惹事,既然对方不依不饶,吴明不介意做的更狠更绝,一劳永逸。

孙不鸣越发沉默,倍感棘手。

他确实没想到,仅仅是为了偿还老友的人情,以为能够揭过去的事情,却没成想吴明这般聪明,竟是看出了事情的根节所在。

以吴明的所作所为,孙不鸣敢让吴明去药王谷吗?

若不敢,孙不鸣面前就只剩下两个选择,要么就是同意,要么就是趁此机会,联手东方家,桀桀吴明,同样一劳永逸。

“此事……老夫要请示家父!”

孙不鸣沉默良久道。

“孙老的兄弟们,做出这等事时,可没有请示老神仙!”

吴明神色淡漠,丝毫不觉的为难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有什么不妥。

若不是他还有些手段,近乎天人感应的敏锐感知,此番入局的话,几乎十死无生!

现在,他没有一口叫破渡厄丹乃是药王谷所炼制,已经是偿还了孙不鸣帮衬之情,否则的话,药王谷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他完全可以借此布局,将药王谷搅个天翻地覆,解决大患的同时,得到渡厄丹。

虽然药王谷在外有无数人情,可这人情抵得上封圣捷径吗?

可想而知,一旦传将出去,药王谷将面临怎样的困境!

“好,老夫答应你,但老夫还是那句话,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孙不鸣显然知道自己面临什么样的麻烦,最终做出了选择,亦或者妥协。

“多谢孙老,晚辈欠您一个人情,当然……也要孙家之人不来找我麻烦!”

吴明眯了眯眼,传音表示感谢,也加了一层保险。

他不想惹药王谷,因为这就是个马蜂窝,但只要做出决定,便是雷霆一击,酷毒惨烈,不留后患!

若孙不鸣能做到承诺,他也不介意欠下一个人情,毕竟对方示好在先,而且这是为了女儿,吴明同样不介意示好。

孙不鸣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在乎。

一场灾厄劫数,在两个原本毫不相干之人的交流之中,消弭于无形。

与会之人中大部分没有察觉到什么,唯有极少一部分,却已然感受到,有如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沉闷,开始在场中蔓延。

大拍卖会到了尾声,随着一件宝物拍卖结束,第一件压轴至宝,即将揭开真面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