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百姓的死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是城中粮食只有三万石,草料更是严重不足,臣刚暗自算了一下,粮食只够城内大军和百姓二十天所用,而陛下带来的禁军全部是骑兵,草料也只够十天所用。”周方佩虽然知道这些话说出来,杨广必然要震怒,但也知道不得不说,而且早说肯定比晚说好,晚说了说不定就会被皇帝陛下砍了脑袋。

“什么?就这么点粮草,你这个太守怎么当的。”杨广脸色难看的连声呵斥。

周方佩感觉很委屈,皇帝陛下这……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好,之前还表扬自己这太守当的好,如今一听粮草不够就立刻说自己太守当得不好。

皇帝陛下也不想想,雁门郡本来就是下郡,是大隋最穷的郡之一,还时不时的被突厥人假扮的大股马贼劫掠一下,百姓又少,能够在郡城有这么多粮草,这还是他担心皇帝北巡,自己要献食,从百姓口中强行征收的粮草,这还不够,又从地主贵族手中想法设法筹集的,前几天才刚刚全部运进郡城,否则平时哪有这么多粮草。

只是周方佩虽然不是京官,但也深知杨广的性格,且杨广此时的情绪状态非常危险,他此时话说的不对,或者胆敢有半点反驳,很可能立刻就招来杀身之祸,所以连忙跪下,一脸恐慌的说道:“陛下恕罪,是臣的错。”

“那粮草到底有多少,还有没有其他办法筹集到粮草。”杨广骂完之后,突然想起接下来守城,还需要周方佩这个熟悉地方的太守大力配合,至少粮草不够的话,还要太守想办法从百姓口中去征集,还要组织百姓上城头帮忙守城等等,需要太守做的事情很多,甚至他一路过来给他做饭的御厨都丢了,如今连自己吃的饭食都还需要这个太守忙着张罗。

总之,眼下显然是不能杀了这个太守。

再说,细细想来,人家太守周方佩也没做错什么,而且反应也很快,把他伺候得也很好,刚才给自己上茶水的美丽少女听说是周方佩的女儿,人家连自己女人都送来伺候自己了,

还怎么着。

冷静下来的杨广,还是有些理智的,特别是多多少少还是讲一些人情道理的,不过这种人情道理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死活,却不会考虑百姓的死活。

周方佩知道杨广的意思,虽然他也不想祸害城内百姓,但为了自保只好说道:“臣会尽快将城内七万多百姓家中粮草全部收缴而来,应该至少可以供陛下大军和战马多吃半个月。”

杨广神色稍缓,但眉头的忧愁依然没有消散,说道:“你有没有派人将你雁门郡各县的县兵收拢到郡城,将各县的粮草顺便集中带来。”

说完,杨广感觉有些太那啥,又补充道:“反正各县肯定是守不住的,想来突厥人不也会太过祸害各县百姓。”

周方佩暗叹一口气,杨广虽然有给自己辩白的意思,但话没有说错,各县肯定是守不住,与其这样的确应该将兵力收拢到郡城保护皇帝。

“陛下,臣已经在第一时间向各县派人下令,让县兵带领粮草向郡城靠拢,同时也让各县百姓自发组织南撤逃命。”周方佩低着头,说到这里时,他顿了一下,又咬牙道:“只是陛下,臣担心来不及了。”

杨广叹了口气,这时旁边裴世矩道:“陛下,粮草若是不够,可以先屠宰五万匹战马,一方面增加肉食,另一方面减少草料消耗。”

杨广沉吟片刻道:“没错,现在就传朕旨意给宇文成都,让他挑选老弱战马杀了,每天给守城将士吃肉才有力气,而且早杀了这五万匹战马,也能够多省一些草料。”

他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了嘹亮且急促的号角声,号角声起伏,回荡在天际,俨如千万支号角一起吹响。

众人顿时色变,杨广勃然变色的同时,脸色变得很难看,宇文成都已经奔了进来,急报:“陛下,突厥大军来了,如今已经将雁门城从四面八方死死包围,臣暗自算了一下,至少有四十万骑兵,与蓝衣卫上报的情报一样,带领大军的正是突厥始毕可汗

。”

杨广虽然年轻的时候带领大军南征北战,但说实话大多事情都让下面的人做好了,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自己被包围,且陷入死境的情况,顿时脸上露出惊惧之色,乱了方寸,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

独孤长苏反而十分沉着,道:“陛下莫急,自古以来攻城大军十倍于守城大军才有完全把握,如今突厥四十来万人,我们也有近十万人,而突厥全部是骑兵,且突厥人并不擅长攻城,而雁门关城高墙厚,当能够坚守一段时间,到时候勤王大军一到,陛下之危必解。”

杨广一听,深吸一口气,慢慢恢复平静,他转头目光扫过全场,取出自己金牌递给宇文成都,道:“宇文成都,朕任命你全权负责守城,七万禁军和两万郡兵都听你调遣。”

宇文成都单膝跪地,大声道:“臣宁愿肝脑涂地,也要护陛下安全!”

杨广看向其他文臣,考虑到裴世矩多次出使突厥,对突厥人比较了解,便道:“裴爱卿,朕命你为监军,上城墙协助宇文大将军守城。”

裴世矩暗叹一声,连忙道:“臣遵旨。”

杨广又对虞世基道:“虞爱卿,你带领太守周方佩,尽快将城内百姓手中粮草全部收缴而来。”

虞世基连忙道:“臣遵旨。”

只是自始至终不管是下旨的人,还是接旨的人都没有考虑过,也没有过问城内七万百姓没有了口粮,他们怎么过活。

事实上,很多百姓等不到饿死,便会死去,因为他们被宇文成都强行征调,年轻力壮的上了城头,被逼着运送守城器具,烧火油之类的,女人和年头体弱的则是负责做饭,救治伤员、准备攻城器具等。

相比皇帝陛下的安危,死上七万多边郡百姓又算得了什么,至少杨广和城内的文武官员是这样想的,更何况皇帝活着,他们这些当臣子的才能安然无恙。

……

……

PS:今日第五更送上————

(本章完)